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 » 新闻资讯 » 正文

我来教大家““pokerrrr2 作弊”!”详细开挂教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 2024-05-30 20:51   浏览次数:10
核心提示:您好:pokerrrr2 作弊这款游戏可以开挂,确实是有挂的,需要了解加微【49441545】很多玩家在这款游戏中打牌都会发现很多用户的牌特别好,总是好牌,而且好像能看到其他人的牌一样。所以很多小伙

您好:pokerrrr2 作弊这款游戏可以开挂,确实是有挂的,需要了解加微【49441545】很多玩家在这款游戏中打牌都会发现很多用户的牌特别好,总是好牌,而且好像能看到其他人的牌一样。所以很多小伙伴就怀疑这款游戏是不是有挂,实际上这款游戏确实是有挂的

1.pokerrrr2 作弊这款游戏可以开挂,确实是有挂的,通过添加客服微信【49441545】

2.咨询软件加微信【49441545】在"设置DD功能DD微信手麻工具"里.点击"开启".

3.打开工具.在"设置DD新消息提醒"里.前两个选项"设置"和"连接软件"均勾选"开启"(好多人就是这一步忘记做了)

4.打开某一个微信组.点击右上角.往下拉."消息免打扰"选项.勾选"关闭"(也就是要把"群消息的提示保持在开启"的状态.这样才能触系统发底层接口)

【央视新闻客户端】   


 

  许多家族企业往往忽略包括家族成员股权分配在内的公司治理建设,为公司的发展留下隐患。

  位于河南洛阳的庞村镇,是目前中国最大的钢制家具生产和出口基地之一,而总部位于庞村镇的洛阳花都金柜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花都金柜集团”),则曾是镇上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

  但是,近日第一财经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曾在巅峰时期拥有四个厂区、数千名员工的花都金柜集团,如今已经是一片荒芜,早已停产多年。持续多年的家族内斗,最终导致了这家企业的衰落。

  多年前,一母同胞的四兄弟周剑、周亮、周焕、周虎,共同创办了这家公司,但伴随着企业壮大,大哥周剑与其他三个弟弟周亮、周焕、周虎之间因股权、商标、土地等问题爆发越来越激烈的冲突,甚至为此大打出手。

  与花都金柜集团的故事类似,同样在洛阳,洛阳顺兴信息科技园有限公司(下称“顺兴公司”)也因股权冲突导致兄妹反目成仇、父子对簿公堂,公司元气大伤。

  这样的故事颇具典型性,许多家族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往往忽略包括家族成员股权分配在内的公司治理建设,为公司的发展留下隐患。

  “很多家族企业,(股东)刚开始心里有疙瘩时,爱面子,不愿意撕破脸面,可是越往后拖,隔阂越深,最终导致矛盾不可调和,而企业也可能随之一蹶不振。”曾关注周氏兄弟股权纠纷案多年的河南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周健说。

  家族内斗

  韦军是顺兴公司的创始人,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

  顺兴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一个占地120亩、拥有约10万平方米建筑的科技园区。每年,仅园区的租金收入就有数千万元。

  顺兴公司的最初股权构成为:韦军50%、韦军的妻子刘芳17%、韦军的大儿子韦江13%、二儿子韦河10%,另有一名李姓自然人持股10%。

  2013年时,顺兴公司的股权又变更为韦军的妻子30%、韦江26.66%、韦河26.66%,他们的父亲韦军的股份则降至16.66%,但仍担任公司董事长。

  按照二女儿韦艳的说法,顺兴公司的股东名单虽然有两个哥哥的名字,但真正推动科技园区发展壮大的,则是自己与妹妹韦雪。其中,韦艳负责园区招商工作,韦雪负责园区物业。

  2022年1月20日,顺兴科技园公司的股权再次发生变更,同时发生变更的,还有负责人、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投资人。其中,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刘芳变更为韦龙,股权则由刘芳30%、韦江26.6667%、韦河26.6667%、韦军16.6667%变更为韦江43.3333%、韦河56.6667%。

  这次变更最终导致兄妹矛盾激化。韦艳说,顺兴公司的发展壮大,其与妹妹韦雪功劳最大,如今却一点儿股份未得,这不公平,她要求与妹妹韦雪平均分配韦军名下16.6667%的股份。

  兄弟姐妹之间的矛盾冲突也随之公开化。

  据韦艳介绍,2022年,韦氏姐妹的工资被相继被停发。随后,韦艳发现,顺兴信息科技园内张贴出的“通知”已经“暂停”了自己招商部经理的工作,其办公电脑主机以及手工记录的客户资料也随之被人从其位于园区招商中心的办公室搬走。再之后,韦艳无法再正常进入办公室。

  2023年3月8日,韦艳被哥哥韦河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告发,被公安机关传唤。之后,韦艳则以自身名誉受损为由,将韦河起诉至法院。

  2023年10月29日,韦氏姐妹与哥哥发生争吵,最终导致韦雪被打、韦河的汽车玻璃被砸,兄妹相继报警。最终,警方将打人认定为互殴,韦艳则因损害私人财物,且哥哥拒绝和解,最终被送进拘留所拘押10天。

  双方因此隔阂更深。

  3月20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先后通过短信、电话等多种方式,尝试与韦江、韦河联系,以还原双方矛盾的更多起因与经过,但截至发稿,二人均未对记者的采访作出回应。

  不过,韦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处理”两个妹妹,是因为其中一个妹妹经营园区酒店不交承包费,另一个妹妹负责物业赚了钱也不上交,兄妹间为此发生冲突,多次报警。

  而他们的父亲韦军为了拿回股权,则将大儿子告上法庭。3月13日,这起股权转让纠纷案在洛阳开庭。庭审中,韦军称,自己的股权被转走,是韦江等人串通代办人员欺骗他签字所致。但韦江一方予以否认,称股权转让是韦军真实意思表示。

  同样因股权纠纷陷入纷争的,还有花都金柜集团的周氏兄弟。

  周氏兄弟之一的周亮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创办于1992年的花都金柜集团,之所以能从庞村镇数百家企业中脱颖而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创业初期,四兄弟分工明确,其中,老大周剑在家负责生产;老二周亮负责金柜集团华北区销售;老三周焕负责华中区销售市场;老四周虎负责华南区销售市场。

  但是,利益的不均衡,最终导致周氏兄弟于2008年反目成仇,并由此开启长达10多年的内斗。周氏兄弟围绕股权、商标以及土地手续变更等问题多次对簿公堂,从地方法院一直打到河南省高院、最高院,兄弟之间从文斗到武斗,从法庭到斗殴,最终导致企业一蹶不振。

  巅峰时期,花都金柜集团曾同时拥有四个厂区,员工上千人,拥有生产保险柜、资料柜、钢制办公家具等五大类系、380多个品种,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钢制家具生产企业之一,“花都”品牌还曾获得“中国名牌”称号。

  如今的花都金柜集团,已在这些内耗中停产、停工。

  反思

  曾经的亲兄弟姐妹,为何会最终走向反目成仇的结局?

  为此身心俱疲的韦艳向第一财经反思称,其中的根本原因,是公司在创办、发展的过程中,混淆了公司与家庭的界限。

  譬如顺兴公司,最初的创办人是韦军,给谁股权,不给谁股权,基本也都是父亲一言堂。他们兄妹几个,从最初的小作坊,到后来创办新公司,都没把股权当回事儿。

  “我犯的最致命的一个错误,就是没把我们每个人的股权,体现在法律上,体现在国家登记机关上。”韦艳说,自己现在后悔的是,如果自己当初能在法律人士的指导下,捋顺公司股权制度,可能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矛盾频发了。顺兴公司从1985年创办,一直到2022年,长达近40年时间内,没有一个专门的法务或法律顾问。“2019年时说过法务的事儿,但一听一年要3万块钱,我们舍不得花(这个钱)。”

  周亮也说,如果当年在花都金柜集团逐步发展壮大后,及时引入新的管理模式,将股权跟管理权及早分开,也不会最后弄得兄不兄、弟不弟,乃至最后成为仇人了。

  对此,河南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周健说,中国的很多企业在创业初期,都会选择“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样做的好处是,创业初期,家族成员之间的信任成本比较低,相互之间也很容易抱成团,可是,到了后期,随着企业越做越大,之前隐藏的矛盾可能就会爆发。

  周健发现,一些矛盾处理得当的家族企业,要么是家族内部出了一个铁腕的“能人”,敢于在矛盾刚萌芽时,就使用强势手段,在保障原有家族股东股权的同时,将企业的经营权收回;要么则是“兄恭弟谨”式的和平分家,能变现的(股东),就让他们变现,愿意创业的,就支持他们独立创业,以避免矛盾进一步恶化。前者,周健比较推崇一家总部位于河南省驻马店市的调味品集团,他说,当时这家企业也曾因为家族矛盾,给企业造成影响,但最终,家族内部的一位铁腕人物,把一些没有亲戚清理出局,才最终保住了企业;后者,譬如多年前一家总部位于四川的农业企业,几个兄弟在经历创业初期的发展壮大后,和平分家,最终都分别成为国内知名企业。

  “很多企业,(创业)初期是亲疏不分,吃大锅饭,到了后期,又开始因为利益,因为意见不统一,开始争夺权利。”周健说,原本,一家企业的权利,包括股东所有权、企业的经营权、决策权,而很多家族企业之所以爆发矛盾,正是因为“三权不分”,相互混淆,结果导致矛盾一塌糊涂。如果能在创业初期,就为“三权”设立相对隔离的分界线,或许能减少一些后期的矛盾。

  (文中相关企业当事人均为化名)

 
 
[ 产品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产品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